咨询热线 400-001-9763
海外医疗 > 治疗肺癌 > 索托拉西价格说明书

    索托拉西(Sotorasib_AMG510)

    肺癌患者的希望

      引人关注的1期结果 去年9月,一篇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的1期临床试验结果引起了业内人士的热烈关注,原因是这项研究针对的是一个以往被认为不可入药的靶点KRAS。
    • 原    研:V
    • 仿    制:V
    • 价    格:  咨询客服
    • 海外就医   全球找药   400-001-9763

索托拉西药品介绍


引人关注的1期结果
 
去年9月,一篇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的1期临床试验结果引起了业内人士的热烈关注,原因是这项研究针对的是一个以往被认为不可入药的靶点——KRAS。
 
众所周知,近些年癌症靶向治疗的发展日新月异,不停地有新的靶点被发现,而新靶点也就意味着新药的可能。
 
而KRAS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不是一个新靶点,而是一个很老的靶点,老到出现在大多数医学教科书上,成为医学生的考题。
 
和很多癌基因一样,KRAS的突变会导致细胞癌变,持续增殖。KRAS突变是最常见的癌症驱动基因,和包括肺癌、大肠癌、胰腺癌、白血病在内的很多常见癌症相关,其中肺癌患者有四分之一,大肠癌患者有三分之一到一半携带KRAS突变。
野生型KRAS和突变KRAS对细胞增殖和分化的影响(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么“古老”和常见的靶点,却接近40年都没有靶向药物。虽然没有靶向药物,但FDA却在2012年批准了大肠癌患者的几种KRAS突变检测。既然没有药物为什么要去检测?
 
这是因为,与其他癌基因检测目的不同,检测KRAS突变不是为了预测谁能获得更好的疗效,而是预测谁的治疗效果更差。携带KRAS突变的患者,对很多靶向治疗没有效果或者效果很差,比如针对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的靶向治疗。一般来说,EGFR靶向治疗药物厄洛替尼可以在EGFR突变阳性肺癌中取得60%的反应率,但如果同时携带KRAS突变,反应率就下降到5%不到。为什么KRAS只能充当“坏人检查器”,却一直没有合适的靶向治疗呢?
 
据NEJM论文的通讯作者,美国纪念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MSK斯隆)胸部肿瘤及新药研发专家Bob Li(李廷侃)医生的介绍,这和KRAS基因产物KRAS蛋白的结构有关:“大多数蛋白质具有块状、不规则的形状,有许多裂缝和口袋,药物可以楔入其中。当这种情况发生时,药物可以作为一把钥匙,锁定蛋白质并关闭其活性。相比之下,KRAS蛋白却很光滑,找不到裂缝和口袋。因此,找不到锁眼也就做不出钥匙。”因此KRAS一度被认为是不可入药。
 
2期临床试验概况
 
继1期临床试验取得可喜成果之后,日前在刚刚举行的世界肺癌大会上,Bob Li又公布了顺利完成的2期临床试验结果,这项研究的简称为“解码者100(CodeBreak 100)”。根据临床试验结果,首个同类KRAS G12C抑制剂索托拉西(sotorasib)在治疗KRAS G12C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中表现出早期、深度和持久的反应。
世界肺癌大会报告截图(图片来源于世界肺癌大会官网)
 
Bob Li的报告发布在世界肺癌大会的主席研讨会环节,在会上他高兴的宣布该药物已经获得了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突破性疗法标识,他们也已经向FDA和欧洲药品管理局提交了监管文件,3期临床试验“解码者200(CodeBreak 200)”也已经开始招募患者。
 
根据注册II期CodeBreaK 100试验的结果,首个同类KRAS G12C抑制剂sotorasib在治疗KRAS G12C突变的晚期NSCLC中表现出早期、深度和持久的反应。
 
在I期CodeBreaK 100试验中,索托拉西在59名接受过多种治疗的NSCLC患者队列中显示出持久的临床获益。客观反应为32.2%,中位反应时间为10.9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6.3个月。
 
该II期试验纳入了126名KRAS G12C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患者。这些患者在使用过3种以内标准疗法后病情依然持续进展;81%的纳入患者在之前使用过铂类化疗和PD-L1抑制剂。主要终点是由独立中央审查评估的总反应率。
 
索托拉西的剂量为960mg,每天一次,直到疾病进展。
 
Bob Li介绍说,在纳入的126名患者中,有两名患者在入组时没有可测量的病变,根据中央放射学审查,被排除在反应评估之外。
 
在剩余124名患者中,总反应率(ORR)为37.1%,包括3名完全反应的患者和43名部分反应的患者,疾病控制率为80.6%。
 
81%的患者观察到不同程度的肿瘤缩小。
 
在所有应答者中,最佳肿瘤缩小的中位百分比为60%。
 
72%的患者在6周的首次CT扫描时有早期快速反应。
 
客观反应的中位时间为1.4个月,反应的中位时间为10个月。
 
截至数据截止时,43%的应答者仍在接受治疗,没有进展。
 
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6.8个月,这与之前的I期结果一致。
 
据Bob Li介绍,索托拉西布的耐受性良好,没有因治疗导致的死亡,治疗相关的3级或4级不良事件、治疗中止和剂量调整的发生率很低。
 
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一般都是轻微的,可以控制的;大多数是1级或2级。
 
有1例4级毒性事件,患者报告有呼吸困难和肺炎。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导致约五分之一(22.2%)的患者调整剂量,7.1%的患者停止治疗。
 
研究人员还利用治疗前的肿瘤活检进行了探索性生物标志物分析。索托拉西的反应可见于各亚组。PD-L1 TPS小于1%,总体反应率为48%;PD-L1 TPS 1%~49%,总体反应率为39%;TPS大于50%,总体反应率为22%。
 
前景广阔
 
CodeBreak 100的结果引起了参会者的热烈反响,Dana Farber癌症研究所的Pasi A. Jänne博士在评论这项研究时向研究人员表示祝贺,并宣布KRAS G12C抑制剂终于出现了。为了说明这些发现的重要性,Jänne博士指出,一半的KRAS突变患者都有KRAS G12C突变,而且这个子集的患者数量比ALK、ROS1、RET和TRK 1/2/3突变患者的总和还要多。 Bob Li医生与参会专家进行了热烈交流,回答了相关的问题,表示相关研究还在继续进行中。
 
改变KRAS不可入药的死结的Bob Li医生是肺癌领域的权威专家,他所在的MSK斯隆是全美最知名的癌症中心,多年蝉联全美最佳癌症中心,在肺癌、乳腺癌、卵巢癌、神经系统肿瘤,以及青少年和儿童肿瘤多个学科方面具有权威。
 
除了服务于美国境内的癌症患者,MSK斯隆和Bob Li本人也曾多次为中国的癌症患者提供远程诊疗意见,部分患者也通过赴美就医获得了最好的治疗和护理,在疫情期间也未停歇。
 
这些很多是通过跨境远程医疗服务机构MORE Health实现的。
 
MORE Health与MSK斯隆是长期合作伙伴,多位专家都曾通过MORE Health为国内患者提供远程会诊。

上一篇:恩曲替尼 下一篇:Tabrecta
声明提示
关注海得康微信号15600654560
海得康——海外就医、全球找药

扫一扫,添加【医学顾问】7*24小时响应服务需求

>>>点击查看 进入疾病药品库

免责声明

由本文所表达的任何关于疾病的建议都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替代品,请咨询您的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本站信息仅供参考,海得康不承担任何责任。

原创声明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索托拉西药品介绍


引人关注的1期结果
 
去年9月,一篇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的1期临床试验结果引起了业内人士的热烈关注,原因是这项研究针对的是一个以往被认为不可入药的靶点——KRAS。
 
众所周知,近些年癌症靶向治疗的发展日新月异,不停地有新的靶点被发现,而新靶点也就意味着新药的可能。
 
而KRAS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不是一个新靶点,而是一个很老的靶点,老到出现在大多数医学教科书上,成为医学生的考题。
 
和很多癌基因一样,KRAS的突变会导致细胞癌变,持续增殖。KRAS突变是最常见的癌症驱动基因,和包括肺癌、大肠癌、胰腺癌、白血病在内的很多常见癌症相关,其中肺癌患者有四分之一,大肠癌患者有三分之一到一半携带KRAS突变。
野生型KRAS和突变KRAS对细胞增殖和分化的影响(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么“古老”和常见的靶点,却接近40年都没有靶向药物。虽然没有靶向药物,但FDA却在2012年批准了大肠癌患者的几种KRAS突变检测。既然没有药物为什么要去检测?
 
这是因为,与其他癌基因检测目的不同,检测KRAS突变不是为了预测谁能获得更好的疗效,而是预测谁的治疗效果更差。携带KRAS突变的患者,对很多靶向治疗没有效果或者效果很差,比如针对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的靶向治疗。一般来说,EGFR靶向治疗药物厄洛替尼可以在EGFR突变阳性肺癌中取得60%的反应率,但如果同时携带KRAS突变,反应率就下降到5%不到。为什么KRAS只能充当“坏人检查器”,却一直没有合适的靶向治疗呢?
 
据NEJM论文的通讯作者,美国纪念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MSK斯隆)胸部肿瘤及新药研发专家Bob Li(李廷侃)医生的介绍,这和KRAS基因产物KRAS蛋白的结构有关:“大多数蛋白质具有块状、不规则的形状,有许多裂缝和口袋,药物可以楔入其中。当这种情况发生时,药物可以作为一把钥匙,锁定蛋白质并关闭其活性。相比之下,KRAS蛋白却很光滑,找不到裂缝和口袋。因此,找不到锁眼也就做不出钥匙。”因此KRAS一度被认为是不可入药。
 
2期临床试验概况
 
继1期临床试验取得可喜成果之后,日前在刚刚举行的世界肺癌大会上,Bob Li又公布了顺利完成的2期临床试验结果,这项研究的简称为“解码者100(CodeBreak 100)”。根据临床试验结果,首个同类KRAS G12C抑制剂索托拉西(sotorasib)在治疗KRAS G12C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中表现出早期、深度和持久的反应。
世界肺癌大会报告截图(图片来源于世界肺癌大会官网)
 
Bob Li的报告发布在世界肺癌大会的主席研讨会环节,在会上他高兴的宣布该药物已经获得了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突破性疗法标识,他们也已经向FDA和欧洲药品管理局提交了监管文件,3期临床试验“解码者200(CodeBreak 200)”也已经开始招募患者。
 
根据注册II期CodeBreaK 100试验的结果,首个同类KRAS G12C抑制剂sotorasib在治疗KRAS G12C突变的晚期NSCLC中表现出早期、深度和持久的反应。
 
在I期CodeBreaK 100试验中,索托拉西在59名接受过多种治疗的NSCLC患者队列中显示出持久的临床获益。客观反应为32.2%,中位反应时间为10.9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6.3个月。
 
该II期试验纳入了126名KRAS G12C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患者。这些患者在使用过3种以内标准疗法后病情依然持续进展;81%的纳入患者在之前使用过铂类化疗和PD-L1抑制剂。主要终点是由独立中央审查评估的总反应率。
 
索托拉西的剂量为960mg,每天一次,直到疾病进展。
 
Bob Li介绍说,在纳入的126名患者中,有两名患者在入组时没有可测量的病变,根据中央放射学审查,被排除在反应评估之外。
 
在剩余124名患者中,总反应率(ORR)为37.1%,包括3名完全反应的患者和43名部分反应的患者,疾病控制率为80.6%。
 
81%的患者观察到不同程度的肿瘤缩小。
 
在所有应答者中,最佳肿瘤缩小的中位百分比为60%。
 
72%的患者在6周的首次CT扫描时有早期快速反应。
 
客观反应的中位时间为1.4个月,反应的中位时间为10个月。
 
截至数据截止时,43%的应答者仍在接受治疗,没有进展。
 
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6.8个月,这与之前的I期结果一致。
 
据Bob Li介绍,索托拉西布的耐受性良好,没有因治疗导致的死亡,治疗相关的3级或4级不良事件、治疗中止和剂量调整的发生率很低。
 
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一般都是轻微的,可以控制的;大多数是1级或2级。
 
有1例4级毒性事件,患者报告有呼吸困难和肺炎。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导致约五分之一(22.2%)的患者调整剂量,7.1%的患者停止治疗。
 
研究人员还利用治疗前的肿瘤活检进行了探索性生物标志物分析。索托拉西的反应可见于各亚组。PD-L1 TPS小于1%,总体反应率为48%;PD-L1 TPS 1%~49%,总体反应率为39%;TPS大于50%,总体反应率为22%。
 
前景广阔
 
CodeBreak 100的结果引起了参会者的热烈反响,Dana Farber癌症研究所的Pasi A. Jänne博士在评论这项研究时向研究人员表示祝贺,并宣布KRAS G12C抑制剂终于出现了。为了说明这些发现的重要性,Jänne博士指出,一半的KRAS突变患者都有KRAS G12C突变,而且这个子集的患者数量比ALK、ROS1、RET和TRK 1/2/3突变患者的总和还要多。 Bob Li医生与参会专家进行了热烈交流,回答了相关的问题,表示相关研究还在继续进行中。
 
改变KRAS不可入药的死结的Bob Li医生是肺癌领域的权威专家,他所在的MSK斯隆是全美最知名的癌症中心,多年蝉联全美最佳癌症中心,在肺癌、乳腺癌、卵巢癌、神经系统肿瘤,以及青少年和儿童肿瘤多个学科方面具有权威。
 
除了服务于美国境内的癌症患者,MSK斯隆和Bob Li本人也曾多次为中国的癌症患者提供远程诊疗意见,部分患者也通过赴美就医获得了最好的治疗和护理,在疫情期间也未停歇。
 
这些很多是通过跨境远程医疗服务机构MORE Health实现的。
 
MORE Health与MSK斯隆是长期合作伙伴,多位专家都曾通过MORE Health为国内患者提供远程会诊。

上一篇:恩曲替尼 下一篇:Tabrecta